? ? 一、舔舐禁果的美少女
 
? ? 我叫王筱涵,十五岁的国三生。身高168公分,有着遗传自妈妈的成熟身
 
? ? 体与美貌,才国中就已经上E罩杯的乳房、纤瘦的腰身、紧而翘的俏臀,以及光
 
? ? 滑修长、一百公分长的白皙美腿与脚指,让我刚入学就被选为校花,逛街时经常
 
? ? 有男人或是星探对我搭讪。
 
? ? 有时也会偷偷地背着妈妈去当模特儿,拍些流行服装与泳装的照片,听说还
 
? ? 有更刺激火辣的能拍,只是得要等我十六岁才行。
 
? ? 我的身体十分地敏感,有时跟朋友闹着玩接吻、被抓胸或摸阴部都会流淫水,
 
? ? 几乎全身都是性感带,这也是受妈妈的遗传。
 
? ? 我对自己早熟性感的身材很满意,特别是修长的白皙美腿,经常穿迷你短裙
 
? ? 或热裤将美腿完全露出,再穿能修饰美腿的高根凉鞋来增加魅力。在家乾脆只穿
 
? ? 小可爱与内裤趴趴走。
 
? ? 妈妈叫王筱惠,二十三岁跟爸爸生下我,即使三十七岁了却还是保持着十九
 
? ? 岁的美貌与充满弹性的姣好身材,每次我们出门逛街都会被当成姊妹呢。
 
? ? 妈妈个性温柔贤慧,又有着一手负责管教我的严厉,最近总是叮咛我不能在
 
? ? 十六岁前交男朋友,而我现在也理所当然地是处女。
 
? ? 爸爸是超大型国际企业的董事长,经常在国外飞来飞去,一年只能回来几次
 
? ? 跟我们相聚。爸爸身材高大,满身结实的肌肉,以前我曾经偷看过爸爸妈妈做爱,
 
? ? 爸爸的肉棒又粗又大,每天晚上都把妈妈弄得昏厥好几次。
 
? ? 还有一个高大帅气正在读高一的篮球队哥哥,我的初吻正是献给了他。我们
 
? ? 每天都全裸睡在同一张床上,互相接吻爱抚,除了性交之外的事情都做过了。
 
? ? 我从小学开始功课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矛,从来就没有掉出全校前三名过,
 
? ? 所以升上国三时也就理所当然地进入升学班。
 
? ? 我们升学班位於离主校舍与操场较远、比较不会被吵到的学校角落
 
? ? ,这里除了特殊科目的教室之外,只有升学班跟放牛班。
 
? ? 虽然是升学班,但是骨子里依然还是爱玩叛逆的青春期,离主校舍比较远的
 
? ? 我们也会做些违反校规的事情。
 
? ? 像是把学校规定的长裙改成迷你短裙、规定的皮鞋换成凉鞋或是高
 
? ? 跟鞋、进教室後换成便服,还有化妆、抽烟之类,以及男女交往。升学班如
 
? ? 此,更别说隔壁的放牛班也是如此了。
 
? ? 班上大半都有对象,也有与隔壁放牛班交往的同学,而我也理所当然地有了
 
? ? 交往对象。虽然妈妈禁止我交男朋友,但国中生总是叛逆的,认为只要不被发现
 
? ? 就好。
 
? ? 现在是炎热的六月,国中的最後一个夏天。
 
? ? 午餐时间大家都在吃便当,我则走出教室、来到离教室最远的一处楼梯,爬
 
? ? 上通往顶楼的楼梯间。
 
? ? 这里是我跟男友约会的地方,通往顶楼的门被锁住了,但是多余的空间摆放
 
? ? 着从体育仓库拿来的垫子。
 
? ? 我的男朋友——林光武就坐在楼梯最上面。他是放牛班的学生,虽然放牛班
 
? ? 大多三五成群,但是阿武是孤独的一匹狼,有一次在校外上解救了被男人骚扰的
 
? ? 我後,我们就开始密切地来往,最後就在一起了。
 
? ? 阿武的长相比较充满阳刚味,跟现在流行的阴柔美型不同。
 
? ? 「小涵还是一样正。」
 
? ? 我只穿着白色上衣与迷你裙,几乎完整露出的白皙双腿踩着高根凉鞋,脸上
 
? ? 稍微地化妆过。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制服,虽然跟制服很像。
 
? ? 妈妈虽然禁止我交男友,但是并不会太管我的穿着,只要不在身上穿环之类
 
? ? 的大多都放行。
 
? ? 「老公还是一样帅。」我爬上楼梯来到阿武面前,这样的角度能让他看见我
 
? ? 的裙底风光,不过我并不在乎。
 
? ? 我站在阿武面前将衣服脱得精光,将近乎成熟的性感肉体曝露在阿武面前,
 
? ? 内衣是紫色一套式的,胸罩只有半杯、内裤也几乎跟薄纱一样,包着饱满的白虎
 
? ? 耻丘。
 
? ? 阿武一把将我拉入怀中,吻上涂了唇蜜的诱人嘴唇,双手粗暴地隔着胸罩搓
 
? ? 揉E罩杯的乳房。我的双手也隔着阿武宽松的裤子,爱抚着勃起的肉棒。
 
? ? 「嗯……哼嗯……」一阵舌吻後,阿武脱下自己的裤子,露出比爸爸小但是
 
? ? 我觉得也算雄伟的肉棒。
 
? ? 我脱下性感的薄纱内裤,露出紧密合成一条线的阴部,然後把被淫水弄得有
 
? ? 点湿的内裤套在阿武的肉棒上。
 
? ? 妈妈禁止我在十六岁前交男朋友,还会定时检查我的处女膜,但是却没办法
 
? ? 知道我替男友口交。也幸好阿武忍得住,在我肯替他打手枪与口交的情况下,没
 
? ? 有霸王硬上弓。
 
? ? 我蹲在阿武双腿间,双手握着套上内裤的肉棒,涂上唇蜜而显得可口诱人的
 
? ? 双唇隔着薄纱亲吻龟头,然後张嘴将肉棒含入口中。
 
? ? 舌头卷着龟头,口腔挤压吸允肉棒,同时双手也不忘套弄,放电的抚媚双眼
 
? ? 则保持由下往上注视阿武。
 
? ? 「真棒……」阿武发出呻吟,双手放在我上下移动的後脑上。
 
? ? 我将肉棒吞地更深,直到龟头顶住我的喉咙才停下,这时只剩一节还在外面,
 
? ? 然後我开始加快速度套弄肉棒。
 
? ? 口水不停从小嘴隙缝流出,我的处女肉壶也滴着牵丝的晶莹花蜜。
 
? ? 「要射了……」阿武也没有忍耐的意思,对我打出信号,我立刻吐出肉棒,
 
? ? 用薄纱内裤包住阿武的龟头。
 
? ? 手中的肉棒跳动了好几次,紫色的薄纱内裤被精液染色,变得又黏又腥臭,
 
? ? 也沾得我满手精液。
 
? ? 「我帮你清乾净……」移开内裤,我低头将沾满口水、有些软化的肉棒吞入
 
? ? 口中,然後把残留的精液从肉棒中吸出。
 
? ? 结果,阿武的肉棒马上又恢复了精神,怒昂昂地挺立着。
 
? ? 「老公真有精神呢。」
 
? ? 「谁叫小涵这麽正呢?」
 
? ? 「明明就是老公色。」说着我又低头将肉棒放入口中。
 
? ? 一直到午休结束为止,阿武一共射了五次,因为我都用内裤来擦,使得薄纱
 
? ? 内裤吸饱了精液,整件又黏又湿。
 
? ? 我将吸满精液的内裤穿上,感觉就像耻丘泡在精液里的感觉,再加上原本就
 
? ? 被淫水弄得湿答答,感觉更令我兴奋了。
 
? ? 胸罩被阿武拿去,全身香汗淋漓的我穿上衣服马上就让白色上衣变得透肌,
 
? ? 可以隐约看到因为兴奋而挺立的粉红乳头。
 
? ? 不过这点其实不怎麽样,升学班跟放牛班的女同学不少,其中姿色正身材优
 
? ? 的也占半数,大家又喜欢换便服,比激突还刺激的性感服装比比皆是。
 
? ? 看着美少女更衣,而且还让沾满自己精液的内裤紧紧包覆住私密处,还没穿
 
? ? 上裤子的阿武又硬了起来。
 
? ? 「你就用胸罩忍忍吧,老公。」我轻吻阿武的嘴唇後就离开楼梯,下楼前还
 
? ? 看到阿武用我的胸罩打枪。
 
? ? 回到教室,同学们几乎都成双成对坐在一起,只有几个人在认真温习下一堂
 
? ? 课的内容。我的桌椅在教室最靠近後门的位置,我直接从後门走进教室坐下。
 
? ? 才刚坐下,坐在我旁边的好友诗晴马上拉椅子挤过来,她跟我一样穿着白色
 
? ? 衬衫与迷你短裙,但是胸前三颗扣子完全敞开露出深邃的乳沟。
 
? ? 我们的妈妈是从大学就开始的死党,从小我们就是青梅竹马,时常到对方家
 
? ? 过夜。
 
? ? 有一次我们发现诗晴的妈妈正在与男人做爱,但并不是诗晴爸爸。诗晴说那
 
? ? 是对面的邻居,而诗晴的处女也是被他夺走的。
 
? ? 「小涵又去找林光武了吼?」诗晴伸手拉起我的短裙裙摆,看着吸满精液、
 
? ? 紧紧包住耻丘的性感内裤。
 
? ? 「讨厌,不要拉啦!」我满脸羞红地将裙子压下。
 
? ? 「又不是没看过。」诗晴双手一摊,将自己的迷你短裙掀起,露出几乎只挡
 
? ? 住阴部的黑色丁字裤,接着骄傲地挺起波涛汹涌的胸部。
 
? ? 这时我发现诗晴的丁字裤正渗透出一些白色的液体,我马上就知道诗晴在午
 
? ? 休时做了什麽。
 
? ? 「我也稍微玩了一下。」诗晴对我抛了个媚眼。她跟我不一样,不顾是否危
 
? ? 险期,几乎每天都会跟男同学做爱。
 
? ? 「哼,要是哪天有了就不要哭。」
 
? ? 「你才是赶快破处,不然青春稍纵即逝唷!」我们就这样小声地你一言我一
 
? ? 语一直到上课。
 
? ? 结果整个下午我都没有专心听课,吸满精液的内裤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,跟